当前位置:主页 > 顾春芳 > > 正文
顾春芳怎么借那么多钱的?
上传时间:2019-01-12 18:17点击:

顾春芳怎么借那么多钱的?

跑路女老板顾春芳宣判死缓

“常熟第一美女”的17亿偷天陷阱

2013年10月23日上午九时整,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顾春芳集资诈骗、合同诈骗、抽逃出资案作出一审宣判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经法院审理查明,被告人顾春芳于2008年至2012年3月间,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,共计人民币17.68亿元,至案发时,尚有人民币4.6亿元不能归还,数额特别巨大。
一个40岁的女人,空手套白狼,短时间内通过借贷玩转17亿元,最后锒铛入狱。发人深省的同时,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?其中一些细节慢慢解开,一些至今成谜。

她怎样跟一位老板借到1.8亿元?
10月23日,这个当年的美女老板出现在法庭的被告席上,短发,素颜,消瘦,面色平静。庭审现场没有出现顾春芳的家人,旁听的除了媒体,只有稀稀拉拉几位听闻消息的受害人。宣判完毕,顾春芳转身离开时,看了看旁听席,冲着大家微微一笑。这个笑,像是无奈,像是抱歉,又像是轻松。
然而,对于旁听席上的受害者来说,心情显然不能用轻松来形容。
顾春芳一共有36位自然人债主,涉及41笔借债,总金额超过4亿元。其中,常熟本地的房地产商人顾先生是最大的一位债主,顾春芳欠他一个人的债务就达1.8亿元。什么样的人才能轻易获得1.8亿元的借款?
根据顾先生的回忆,他初次认识顾春芳,她看起来是个可靠的煤炭生意人。与她合作这笔煤炭生意,为她做担保的,是常熟本地一家具有相当规模的大厂书记。顾先生此前听说过顾春芳其人,身边老友也说顾春芳的煤炭生意做得很大,再加上又有这样可靠的担保人,便放心投资给她,按照每月效益分成。
一开始,顾春芳每月都会将分成打到顾先生的账上,收益可观,并且承诺到年底将本金和利息一起结了。然而,顾先生投了10个月,到2012年9月之后就再也没拿到钱。顾春芳告诉她,要安排2012年的煤炭生产了,内蒙古那边要交煤炭保证金,需要1亿元,自己资金紧张,想请顾先生帮帮忙。
既然合作做生意,这个忙总要帮吧,于是,顾先生为她向人借款1亿元。顾春芳当时表示,这1亿元10天就能还,然而此后,不但1亿元未能归还,之前投入的本金也一去不复返。前前后后,他一共给了顾春芳2.3亿元,只拿到6000万元分成,剩下1.8亿元成了欠账。
当从口袋里掏出一两个亿,顾先生对顾春芳难道没有多一份戒心?
顾先生说,顾春芳滴水不漏,合同他都看过。“她还诡得很,跟我说这是商业机密,我是大合作伙伴,才给我看的。”顾先生看到的煤炭买卖合同以及煤炭经营许可证都天衣无缝,甚至瞒过了专业律师的眼睛。律师给他的意见是,经营合法,无犯罪动机。
直到后来,他托人查到常熟根本没有这么一张合同,仍然不相信顾春芳骗他。

强势女老板?还是虔诚弱女子?
根据此前的报道,顾春芳能说会道,出手阔绰,典型高调、有气场的女老板形象。
据顾春芳一位儿时好友回忆,这个在碧溪镇长大的小镇姑娘,从小就讨人喜欢,“长得漂亮,嘴巴也甜。她随身带把梳子,爱打扮,几乎每天换一套衣服。”她初中没读完,就踏入了社会。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不到20岁的顾春芳进入碧溪供销社,负责销售化妆品。“当时,化妆品属于价位较高的奢侈品,但春芳是能说会道的美女,销售业绩一直不错。”不过,心思活络的她没几年就辞职了。顾春芳换过很多工作,感情生活也遭遇波折,她和前夫离异后,始终独身,没有子女。

工作之余,顾春芳曾兼职当模特,10多年前还参与拍摄城市宣传片。画面中,她身着旗袍,端坐镜头前弹古筝,背景是常熟秀美风光和现代化城市景象。“常熟第一美女”名声渐起,风光无限。
然而,在与她“合作”做生意的受害人眼中,顾春芳是个柔弱女子。曾经借给她3000万元的上海商人秦先生说,他在借款期间只见过顾春芳一面,印象是老实。“她老低着头不说话。”秦先生说,在生意场上看到这样的老实人,反而觉得比较可信。
而顾先生说,顾春芳伪装得太巧妙了。“她皈依佛门的,给我的感觉非常诚心。”
这在对顾春芳更熟悉的陈女士那里得到了印证。陈女士说,顾经常去西藏礼佛,曾经告诉她,一位活佛赞美她诚心向佛,是美丽的珠宝。而顾春芳一次就给活佛送了一辆保时捷。
“她说话细声细气的,柔柔弱弱的,不但不强势,还很让人同情。我真的是看她楚楚可怜,才借给她钱的。”陈女士借给顾春芳1000万,迄今没有讨回。
和顾春芳认识了十几年的小姐妹,不仅将自己的房产证给顾春芳抵押贷款,还做担保人帮助她借款。“她平时人很好,绝想不到会诈骗。”

 

她究竟在做什么生意?
顾春芳究竟凭借什么生意,从一个小镇供销社的营业员,一步步跻身亿万富豪的行列?
“苏州凯维隆贸易有限公司”是顾春芳最主要的产业。公开的工商资料显示,这家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,2008年9月3日成立,经营水泥、金属材料、润滑油、化纤制品、日用百货、针纺织品、服装、机电装备、缝纫机及配件、五金、交电、工艺品销售。顾春芳是法人代表,出资900万元,其弟顾春健出资100万元。然而奇怪的是,当地却无人知道这家公司的具体经营规模、经营状况。除了这家公司,顾春芳还有两处产业:一家服装店和一家美甲店。 
“说穿了,没见过顾春芳做过什么实业。如果真的有好项目,干嘛还开这种服装店、美甲店呢? ”顾春芳的“芳集”美甲店附近一店铺老板告诉记者。
尽管曾经有17亿元巨额资金从手中进出,但如今身陷囹圄的顾春芳,真正谈得上属于她的资产,只有104套商铺和别墅,总价值大约8000多万元。
而根据法院调查认定,她所成立的公司为虚假注册验资,公司注册成立后,顾春芳即将注册资本全部抽逃用于归还他人借款。第一次抽逃200万元,第二次800万元。

她的交际圈究竟有多广?
在顾春芳发小的眼中,她朋友多,人脉广,认识不少老板和官员。在她的生意合作人眼中,顾春芳更是有通天的本领。出事前,常熟当地有很多有影响力的人与企业愿意为顾春芳出面借款,做担保人。
不仅如此,顾春芳还曾经表示,自己在“上面”有人。“煤炭生意”资金链断裂,债主们找上门的时候,顾春芳邀请他们去了北京,见了自己“上面”的关系。有债主在北京见到了顾春芳的好友,某某省长的女儿。出于对顾春芳一贯的印象,加上省长女儿的光环魅力,他们再一次相信了顾春芳,给了她一个还款宽限期。
谁知道,就在这个宽限期内,顾春芳却潜逃了。事后,他们才知道,当初见到的不是什么省长的女儿,而是顾春芳的同学。
发现顾春芳消失,是在去年2月底的一天。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,很快,顾春芳在常熟的会所里挤满了闻讯而来的债主,焦急地守到半夜。顾春芳居住的别墅内,所有化妆品、日用品全部不见了,人也消失了超过24小时,于是债主们报警。
而这次潜逃,顾春芳靠的还是她外面认识的人。她先是前往新加坡,但由于没带够现金,又悄悄回到国内,在上海一位银行朋友的帮助下,租了个房子隐匿在上海,直到被警方抓获。

 

 

记者手记:
和“土豪”做朋友请小心
顾春芳案的涉案金额,高得让人不敢相信后面的零,然而,这样的诈骗案就是发生了。采访中,记者曾经很困惑——被骗的债主们动辄能拿出几千万、上亿元资金,他们看起来是商界的成功人士,在社会和商圈中摸爬滚打多少年,怎么就会轻易栽在一个小女子手里?
然而,记者对于他们身家就等于判断力的盲目高估,也许就如同当年,他们对顾春芳那些有实力的担保人的盲目相信。这些债主们也承认,当初只是相信了朋友的推荐,却没有仔细调查过顾春芳的真实背景。加上顾春芳许诺的回报之高,让他们觉得有钱可赚,便点头掏腰包了。说到底,仍然是缺少规范的民间借贷害死人。
顾春芳用非常规的手段,超出了法律许可的范畴,为自己吹起了一个巨大的财富泡泡。她内心是怎么想的,我们无从得知,但无疑她找到了自己的游戏空间,抓住了两把利剑:人情和利益。
土豪,我们做朋友吧。这句网络流行语显而易见的潜台词是:让我也成为土豪吧。不过,看完顾春芳的故事也许要提醒一句,与土豪做朋友请小心。

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博聚网